我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第一位先生研究员,并在达特茅斯医学中心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管理了神经学成像已有40多年了。我写了两本教科书,撰写了100多个出版物,并获得了多个教学奖。我对在线放射学教育充满热情,并经营一个名为RadPhysics的Instagram帐户,其中有600多个案例。